2018年直播行業盤點:洗盡鉛華漫長寒冬待春光

原標題:2018年直播行業盤點:洗盡鉛華 漫長寒冬待春光

  2018年對於直播行業來說是血腥搏殺和从头 洗牌的一年。投資風口消失、行業資金緊缺、流量變現壓力,直播平台面臨著上市和倒閉的命運抉擇。國家監管日趨嚴格正規,主播們必須自省自查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臨門一腳对错 多 魚過龍門待機緣

  5月11日,紐交所的鐘聲為虎牙而鳴時,斗魚錯失了成為“國內直播第一股”的先機。上市前兩個月,虎牙市值最高達到了70.14億美元,龐大的增值使斗魚也不甘心屈於人后。7月份,英國《金融時報》稱直播平台斗魚計劃在美國進行IPO,擬籌集6億至7億美元資金。時至10月,斗魚自覺已經做好了萬全准備離上市隻差臨門一腳,但是 就在這關鍵時刻卻頻頻遭遇各種意外情況,主播挑戰道德 底線發表辱華言論,廣發小貸廣告,禮物抽獎觸犯蘋果新規,APP不論是AppStore還是安卓各大應用商店都慘遭下架。如今已近年底再曝裁員工作 ,斗魚謀求的2018年上市恍如南柯一夢。

2018年直播行業盤點:洗盡鉛華漫長寒冬待春光

  直播平台得直播畫面。來源於斗魚官網

  對於互聯網公司而言,網絡業務決定一切,市場輿論對底子 面的影響很大,風吹草動就會影響投資市場的決策。下架這件事,反映出斗魚作為一款互聯網產品仍然面臨諸多未知的、不可控或失誤犯錯的可能﹔對資本市場而言,這是對自信心 的打擊,足夠引起市場的懷疑。斗魚沖擊上市須加強本身 監管不走傍门 歧途 ,積極承擔責任。畢竟斗魚位居國內游戲直播行業前列,本身 健康發展才是上市最正確的路。

  高樓廣廈平地起 道阻且長須謹慎

  “中國游戲直播第一股”虎牙上市不足兩個月,以12美元的價格IPO,一個月的時間,股價連續上漲,最高至50.82美元,漲幅323% 。现在 虎牙股價雖已跌至15.58美元,但依舊高於IPO定價。股價大幅度波動的背后,除了投資者對於快速增長的中國游戲直播市場的看好和虎牙商業模式的肯定,亦不乏情緒性的游資炒作。歸根結底,這是投資者對於游戲直播行業的估值難以達成一致的表現。

  但不可否認的是投資者對直播行業心存疑慮:第一,收入來源主要依靠直播打賞,廣告等其他收入的佔比過小很容易讓人懷疑到它的持續盈利能力﹔第二,年初游戲版號的停發使國內游戲產業進入寒冬,沒有新鮮游戲的熱門IP,依靠游戲直播為主要內容直播平台們也遭到了打擊﹔第三,短視頻領域的異軍突起使資本市場轉而追逐新的風口,直播平台的融資難度進一步加大。上市並不料 味了高枕無憂,為了增強投資者自信心 維持股價增長,游戲直播平台面臨的壓力不遜於之前。虎牙作為游戲直播行業上市的先行者,任務艱巨、道阻且長。

  風雨飄搖一場醉 大起大落幾人聞

  7月12日,在4張鑼此起彼伏的聲響中,映客與另外7家公司一同 登上港交所。截至12月24日下战书 1時,其股價較最高點的5.48元,到今天的2.03元左右,跌幅已達50%以上。作為秀場類直播平台龍頭的映客為了上市之路費盡苦心,2017年年中,映客試圖通過宣亞國際借殼上市,失敗之后堕入 低谷期。映客正式登陸港股之后首日漲幅40%,創始人放豪言,稱映客是一個3歲的騰訊,但這之后便是股價持續的走低,現如今乃至 堕入 賣地求生的窘境。

  映客股價持續走低不僅僅是直播行業整體走衰帶來的消極影響,很大一部分是其本身 的原因:短視頻取代直播方位 ,映客入局短視頻能力不足﹔映客本身營收結構單一,直播佔比相當重﹔行業整體走衰的情況下,映客的月活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落。窘境 之下要想力挽狂瀾,雖然困難重重,但也不是沒有可能。一來,資源全面整合,進軍短視頻。通過直播和短視頻的方式,制造 高質量、原創性、專業化的內容資源。二來,業務多元化,添加 營收。除了添加 廣告業務營收之外,還可以建立“直播+”的新業務模式。假如 能夠將本身 直播流量導入到電商領域,天然 有可能打通新的營收途徑。

  黃粱一夢終有盡 消散方知道是虛

  移動互聯網使用時長的總量是有上限的,直播行業走到今天已經到達了行業競爭的尾端,人口紅利已經不在,很多扛不住壓力的平台紛紛倒閉。全民直播與薄荷直播的倒閉便是鮮明的例子。全民直播曾經是和斗魚虎牙齊名的頭部平台,除2016年拿到A輪5億元融資外,便沒有資金流入。在燒錢的直播行業中這是釜底抽薪。薄荷的倒閉是網易自己下達的死亡判決書,從誕生到關站不到一年,網易認為薄荷的業績不達標,遠沒有達到預期的業務要求。同時,小型秀場直播平台土豆泥同時宣布倒閉。

2018年直播行業盤點:洗盡鉛華漫長寒冬待春光

  網易薄荷停服布告 。來源官方網站

相关阅读